當前位置:卓創(chuàng )資訊 >> 大宗商品行情分析 >> 信息正文
事件與油價(jià)05:波動(dòng)加劇,10月原油價(jià)格驅動(dòng)因素向需求和地緣切換
卓創(chuàng )資訊 2023-10-31 13:38:17

【導語(yǔ)】10月油價(jià)環(huán)比下跌,結束了三季度的漲勢,在中長(cháng)期美債收益率升至新高、需求疲軟擔憂(yōu)和中東地緣問(wèn)題等多重因素和事件的沖擊下,呈現波動(dòng)率升高、且震蕩下跌的走勢。在中東地緣問(wèn)題未造成石油斷供的情況下,年內國際油價(jià)或維持震蕩走勢。

本月國際油價(jià)呈現為寬幅震蕩的走勢,但月均價(jià)同比和環(huán)比均有所下跌。截至10月27日,WTI月均價(jià)為85.7美元/桶,布倫特月均價(jià)為88.8美元/桶,分別同比下滑1.56%和4.52%,環(huán)比下滑3.82%和4.10%。從圖1和表1可以看出,本月國際油價(jià)的波動(dòng)顯著(zhù)提升,經(jīng)歷了月初顯著(zhù)下跌、從90美元高位回落后,WTI在82-88美元間震蕩,布倫特在93-84美元間震蕩。

本月驅動(dòng)國際油價(jià)震蕩的三大事件性因素主要有三方面:美債被大量出售后收益率寬幅上升、歐洲經(jīng)濟數據和美國汽油超預期累庫,以及10月7日爆發(fā)的中東地緣問(wèn)題。相較三季度不同的是,三季度國際油價(jià)被持續推高的主要驅動(dòng)力是市場(chǎng)對減產(chǎn)、低庫存帶來(lái)的供應緊缺擔憂(yōu),而在10月需求衰退擔憂(yōu)再起,且供應擔憂(yōu)的來(lái)源變成了地緣問(wèn)題可能波及周邊產(chǎn)油國。

    

事件1:宏觀(guān)—美國中長(cháng)期國債收益率均上升至2008年以來(lái)的新高水平(脈沖式事件)

從長(cháng)期邏輯來(lái)看,美國中長(cháng)期國債收益率和WTI原油價(jià)格整體趨勢存在正相關(guān)性,中長(cháng)期美債收益率走強代表著(zhù)美債需求走弱,以及市場(chǎng)對經(jīng)濟預期偏強、風(fēng)險偏好上升,從而推升金融屬性較強的原油價(jià)格。但這并不意味著(zhù)美國中長(cháng)期國債收益率和WTI價(jià)格形成完全對應的正相關(guān)關(guān)系,兩者之間也不存在直接因果關(guān)系,短期內兩者可能會(huì )呈現反向變化。三季度以來(lái)美債收益率的上升主要源自于美債被加速減持和美國政府債務(wù)擴張,收益率的上升又使得債券價(jià)格縮水,持有大量美債的金融機構的資產(chǎn)價(jià)值受損,金融系統風(fēng)險上升,并且導致和美國經(jīng)濟相關(guān)性較強的其他經(jīng)濟體債券收益率被迫提高,從而加大債務(wù)負擔。因此,本輪美債遭到減持、收益率不斷高升的情況下,債務(wù)等宏觀(guān)風(fēng)險預期升溫,促使原油價(jià)格下跌。

但歸根結底,美債收益率受到美元貨幣政策的直接影響,本周期內美國中長(cháng)期國債收益率上漲也始于2020年量化寬松貨幣政策開(kāi)始之時(shí)。因此,中長(cháng)期美債收益率和原油價(jià)格存在長(cháng)期趨勢上的正相關(guān)性,但并不構成直接因果關(guān)系,我們認為美債收益率上升對油價(jià)的沖擊仍屬于脈沖式事件。

事件2:供應端—中東地緣問(wèn)題爆發(fā),成為石油供應的潛在風(fēng)險(脈沖式事件)

從表1可以發(fā)現,10月7日中東問(wèn)題正式爆發(fā)以來(lái),國際油價(jià)漲跌幅超過(guò)2%均與其進(jìn)展相關(guān)。盡管本輪沖突并未發(fā)生在兩個(gè)產(chǎn)油國,但一方面可能影響到霍爾木茲海峽的石油運輸,一方面可能關(guān)聯(lián)著(zhù)其他中東重要產(chǎn)油國和美國之間的關(guān)系走向。而中東問(wèn)題本身的不確定性也導致油價(jià)跟隨事件變動(dòng)而寬幅震蕩:當緩和信號出現時(shí),油價(jià)順應回落,當沖突一旦加劇,油價(jià)迅速跟隨上升。

盡管當前從石油產(chǎn)量和出口方面還未有實(shí)質(zhì)性證據表明石油供應受到了中東問(wèn)題的影響,但油價(jià)變動(dòng)不確定性加劇無(wú)疑讓全球煉廠(chǎng)的成本管控難度加大,貿易商擔心沖突升級而出現集中提前采購備貨的行為,由此導致的是全球油運成本顯著(zhù)升高。10月9日到27日期間原油運輸指數上漲55%,兩條VLCC線(xiàn)路運價(jià)也分別上漲了40-50%。10月下旬以來(lái)VLCC運價(jià)有所回落,但仍處于今年下半年以來(lái)的高位水平。我們認為,中東沖突已成為當前原油價(jià)格變化的重要驅動(dòng)因素,但該因素更多還處于影響市場(chǎng)預期和情緒的層面,未實(shí)質(zhì)性對原油價(jià)格形成結構式影響,因此將本輪中東問(wèn)題暫歸為脈沖式事件。

事件3:需求端—歐洲地區需求衰退擔憂(yōu)再起(臺階式事件)

10月油價(jià)單日跌幅最大的是10月4日,即EIA周度報告發(fā)布日,疊加9月29日EIA的石油月度供應報告,數據沖擊了市場(chǎng)供應緊缺預期。供應方面,數據顯示美國7月原油產(chǎn)量上升至1299萬(wàn)桶/日,為2019年11月以來(lái)最高記錄。需求方面,美國成品油需求處于近五年最低水平,盡管存在季節性因素,汽油需求仍低于去年同期,汽油庫存超預期增加。

此外,本月歐洲地區經(jīng)濟數據也加劇市場(chǎng)對石油需求衰退擔憂(yōu)。歐元區10月Markit制造業(yè)PMI初值錄得43,低于市場(chǎng)預期的43.7,且連續第16個(gè)月低于榮枯線(xiàn)。同時(shí),歐洲主要經(jīng)濟體之一德國的實(shí)際GDP可能在2023年第三季度有所萎縮,9月德國破產(chǎn)的企業(yè)數量再次高于2020年前水平。在歐洲經(jīng)濟數據公布后,24日WTI跌幅達到2.05%。

歐元區制造業(yè)PMI低于榮枯線(xiàn)已超1年時(shí)間,2023年前三季度歐元區制造業(yè)產(chǎn)能利用率處于近8年以來(lái)的低位水平,工業(yè)生產(chǎn)指數呈現負增長(cháng)態(tài)勢。工業(yè)生產(chǎn)疲軟傳導向石油消費,今年上半年歐洲石油消費量1327萬(wàn)桶/日,略低于去年同期,較2019年同期下降了6.4%。此外,根據IMF今年對全球主要經(jīng)濟體的GDP預測,預計今年全球多數發(fā)達經(jīng)濟體的GDP增長(cháng)將出現下滑,其中歐元區GDP將顯著(zhù)下跌超2個(gè)百分點(diǎn)。歐洲地區作為全球第三大石油消費地區,其石油需求量下降會(huì )對油價(jià)形成顯著(zhù)利空影響。

此前我們在7月的事件與油價(jià)分析中提出,實(shí)際供應缺口仍在近五年的均衡區間內,而且數據顯示需求增長(cháng)乏力,不足以長(cháng)時(shí)間支撐供應短缺預期。進(jìn)入四季度后油價(jià)開(kāi)始受需求疲軟影響而回調,也說(shuō)明了弱需求其實(shí)早已包含在原油價(jià)格的計價(jià)因素中,是給價(jià)格筑頂的重要因素。因此,我們判斷需求疲軟對油價(jià)形成的是臺階式的長(cháng)期影響。

[結語(yǔ)] 9月國際油價(jià)驅動(dòng)因素已呈現出越發(fā)復雜的趨勢,10月在中東地緣問(wèn)題爆發(fā)后,油價(jià)波動(dòng)的不確定性進(jìn)一步加劇,導致月內油價(jià)出現多次大漲大跌。預計本月沖擊油價(jià)的三大事件仍將對近期油價(jià)變動(dòng)形成持續影響,在中東地緣問(wèn)題未造成石油斷供的情況下,年內國際油價(jià)或維持震蕩走勢。

(完整分析和數據敬請關(guān)注卓創(chuàng )資訊研究院《國際油價(jià)情景分析報告》2023年10期)